位置: 广东卫生manbetx 体育下载 >> 文章频道 >> 行业卫生 >> 直属单位 >> 正文
《广东卫生manbetx 体育下载·2007》
 ·编辑说明
 ·编委会
    主  编:姚志彬
    副主编:黄小玲   彭  炜   黄  飞
 ·编辑名单
 ·图片专辑
 ·全文
《广东卫生manbetx 体育下载》编辑部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惠福西路进步里2号之六
         广东省医学情报研究所三楼
 ·邮编:510180
 ·电话:(020)81854478、81019606
 ·传真:(020)81854478
 ·E_mail:gdwsnj@126.com
友情链接
   性质:   3星级
大爱无言——记广东省援川卫生监督队
来源:广东卫生监督网 点击数:1794 更新时间:2008-7-30 文章录入:gdwsnj
 2008年5121428分。四川汶川。
    天崩地裂,山河破碎。没有一丝的预兆和前奏,灾难的降临是这样的猝不及防。这是一场全球震惊的大灾难。
    在这巨大的灾难面前,中华民族众志成城,从容地勇敢地面对。人们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生命之歌。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大灾是可怕的,然而更可怕的是大灾背后的大疫。
    为了切断疫病伸向地震灾区的魔爪,广东省援川卫生监督队远征四川。他们战斗在地震的核心区汶川和理县。冒着随时会来的余震,车前是滚落的山石,脚下是跨塌的道路,他们上山下乡,走村入户。没有惊险刺激的救援场面,但他们一样面临着生死的考验。他们是镜头之外的默默奉献者。灾区救援者中的无名英雄。
    他们在水源处化验,他们在灾民中查访,他们在废墟旁察看。这些从容地在死亡的阴影下奔忙的身影,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力量,一种征服灾难的力量!
 
                            领命出征
 
    汶川告急!四川告急!
    顷刻间,山崩地裂,大地震颤,桥梁垮塌,房屋倾倒,数十万人民的生命和健康遭到严重威胁……
    按照历史经验,在一场特大自然灾害之后,由于灾区环境卫生遭到严重破坏,水源污染,蚊蝇滋生,加上受灾群众的生活条件较差,健康素质下降,粪便垃圾不能及时处理,极易发生重大传染病疫情。情况万分危急!
    大地震紧紧牵动着广东卫生工作者的心。
    大地震发生后的半个小时,200851215时,广东省卫生厅召开抗震救灾紧急会议。会上,省政协副主席、省卫生厅厅长姚志彬和省卫生厅党组书记、副厅长黄小玲分别对抗震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当前,要紧急向灾区派出医疗队,抢救灾区伤员生命;然后迅速组建卫生防疫、监督预备队,随时准备到灾区开展卫生防疫监督工作,保证“大灾后无大疫”。
    5月13日晚, 6支广东医疗队紧急赶赴灾区。
    5月19日下午,接卫生部紧急通知后,广东迅速从预备队伍中紧急抽调精兵强将,组建了首批包括部级专家、管理人才、业务骨干在内的首批援川抗震救灾卫生监督工作队,随行还配备19辆卫生监督车和2辆卫生监督现场快速检测车。5月20日晚9时,105卫生监督员和21台工作车乘专列连夜开赴四川成都。雷于蓝副省长亲自到车站壮行。
    卫生监督队员们迎着危险走上去的时候是如此地平静。
    没有送别酒,没有鲜花。
    完全就像是平时上班一样,他们义无反顾地向危险走去。
    没有声音,可他们走得是如此悲壮。
    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震中汶川和理县。由于地震后由成都往西北经都江堰到汶川最短距离的路被山体塌方、泥石流等阻断,工作队只好南辕北辙反向先往西南,沿“成都-雅安-芦山-宝兴-小金-马尔康-理县-汶川”的线路绕了一个800多公里的大圈。途中要翻越夹金山和梦笔山两座大山,海拔均超过4000米。
    雨幕中,车流络绎不绝,运送物资的车辆呼啸而过。在路上,他们碰到了由山体垮塌造成的塌方体,不仅盖住了数十米路面,还形成了一个险陡的峭壁,随着余震,大大小小的石块不断往下掉。这种情景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陡壁的上部,是龇牙咧嘴、摇摇欲坠的石块;陡壁的下部,是河水湍急的河谷。临时赶来的修路队员抢通了临时道路。在这样的路上,每向前走一步,面临的危险就更大。车队小心奕奕沿着从半山腰里劈开来的、狭窄的盘旋公路盘行。在翻越海拔达4000多米的夹金山时,部分队员开始出现头晕、胸闷、恶心等高山反应。东莞卫生监督所的李润深顾不上自己身体的不适,一边仔细观察前面路况,协助司机安全行车,一边不停地给队员们鼓劲,并提醒队员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以应变各种可能突如其来的险情。途中,他所乘坐的车辆被山体滑坡落下的飞石击中,但是他镇定自如,如同一颗定神丸,带领整个车队平安通过。
    到达理县后,队伍进行了分工,以深圳市卫生监督所黄锦生副所长为大队长理县大队53人留在理县开展工作,以广州市卫生监督所黄蓓副所长为大队长的汶川大队52名监督员继续开赴汶川。沿途依旧是烟尘、沙石相伴,其中几次的滑坡就在车队前方哗哗滑落,大块石头咚咚落下!
    还没来得及安顿下来,他们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一个通透的帐篷临时作了会议室,气氛有些凝重。
    “同志们!”广东卫生监督所副所长谭德平的声音总是那么富于感染力和鼓动性。“大战在即,作为卫生监督员,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现在,疫情威胁到了我们的亲人,我们的人民。作为一名卫生工作者,这样的时刻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他们也都是血肉之躯,他们也都有父母妻儿,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生命是至为宝贵的,因为它只有一次。但是,如果只有牺牲才能换来抗震救灾的胜利,那么即使牺牲,他们也会义无反顾。堵住了疫情就是斩断了灾难的手。他们的工作之所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神圣,是因为它与整个社会息息相关,与全人类的健康息息相关。
    这是一位普通的卫生监督员描述他上一线的情景:
    “天,天气阴沉沉的。我老婆从单位里赶回家替我匆匆收拾行李。我呆呆地站在哪,望着她一件件往包里塞,似乎生怕错落什么。她边收拾行李嘴里边不停唠叨着让我要记住的: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要记住打电话回家报安啦……当我接过她递给我行李,我正想交待些什么时,她突然伸出双手,猛然扑到我怀里。我看见她已是满脸泪痕,于是我带著妻子叮咛;带著亲人的祝福;带著满腔的热血;走向抗震救灾的战场。”
    不错,他们确实没有像董存瑞那样舍身炸过雕堡;也没有像黄继光那样用身躯堵过枪眼。但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场上,他们冲锋在了最前线,战斗在了最前沿。用一颗爱心,斩断了疫病的手。
 
把最艰险的任务交给我们
 
    大地震过后的汶川县、理县满目疮痍。广东抗震救灾卫生监督工作队与灾区人民患难与共,哪里最需要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最艰苦就战斗在哪里。在伤员救治点、灾区供水点、灾民安置点,总可看到卫生监督员忙碌的身影。他们头顶国徽,深入灾区每个乡村,向灾民传递卫生知识、讲授防护措施、发放宣传资料、检查食品卫生、监测饮水水质、防控院感……处处展现了卫生监督卫士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以及对灾区人民的深情厚谊。
    “请将情况最紧急、最艰险的乡镇交给我们广东队负责吧!”刚驻扎下,工作队就迫不及待向当地救灾指挥部请战。最后他们争取到了汶川县威州、克枯、雁门、龙溪等4个乡镇和理县桃坪、木卡、朴头、甘堡、上孟、下孟、通化、蒲溪等8个乡镇的卫生监督工作。当时这些乡镇处于无电无水无信号的“三无”状态。“考验我们卫生监督员真本事的时候到了!” 广东总队副总队长、珠海市卫生监督支队长,珠海市卫生局调研员、原局长刘松青同志,一位在广东卫生界颇有影响的资深领导,不顾56岁的高龄,身先士卒,主动率领珠海支队直接驻扎到理县下孟乡。
    下寨子时,常常是在两山狭窄的缝隙中穿行,脚下是奔涌的激流,头顶有不时滚下的碎石,不远处就能看到一股股浓烟腾起,那是泥石流在兴风作浪,耳畔呜呜声音不绝于耳。就是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卫生监督队员们向四面出击了。
    工作队结合应急状态下卫生监督工作的特殊性,迅速提出“先行扩面、争取最短时间内实现镇村卫生监督全覆盖”的目标。在工作内容上确定以食品、饮水安全监管为重点,兼顾传染疫情防控、医疗等其他领域卫生监督。队员们身着卫生监督制服,头戴防护头盔,手握笔记本,携带快速检查仪器设备,不畏艰险、跋山涉水、不辞劳累、走村入寨。每到一户人家,都仔细地询问家里受灾情况、食品饮水情况,并第一时间将消毒、杀虫药品分发到灾民手中,指导他们进行环境、饮用水消毒。
    在汶川威州镇抗震救灾指挥部里,卫生监督队员们召集该镇所辖各村30多名村长与卫生专干,进行灾区饮用水消毒、食品简易检测、防疫保健等知识培训。通过集中培训,村长、卫生专干们基本掌握了技能,成为该村防疫监督骨干,再由他们把所学带回临时安置点,传授给灾民,达到了以点带面、全民参与卫生监督的效果。
    与工作的迅速铺开同时摆出的是生活上的难题。在理县,安置成了最头痛的问题。
    理县县城很小,平坦一点而又安全的空地早已安置了群众和其他先到的救援队伍。在理县卫生局领导的带领下,先后找了4个地方,不是面积太小,容纳不了全部队员,就是不安全,最后好不容易在交警局对面、别的队伍旁边找到一点空地。队员把从深圳带去的小帐篷往地上一放,一下就被风就吹走了,根本不能用。打开从省厅应急办领来的帐篷,一下子也傻眼了,没有铁钉、没有铁线、也没有绳子,而当地所有商店为了安全不准开门营业。怎么办?
    热心的群众送来了铁线和马钉,在解放军官兵的帮助下,把帐篷搭了起来。理县为高原气候,白天烈日高照,温度高达40多度,晚上经常下雨,温度低至几度。生活用水冰寒刺骨,大家只隔一层防潮垫睡在地上,夜晚经常冻到睡不着觉。遇到下雨天,帐篷就漏水,大家用桶接、用面盆接,有时雨下大了,桶、盆都不够接,就用一次性饭盒接。有的同志想办法用铁丝、胶布扎紧漏水的地方,从而被称为“抗洪”专家。帐篷不够住,司机就住车上。从深圳带去的一本小说“闯关东”成为队里唯一的精神食粮,大家排队轮流看。
    从理县县城到木卡乡、桃坪乡,走的是理县到汶川的317国道这段“死亡之路”。一路上,随处可见被滚石、泥石流砸扁的汽车,有货车、小车、面包车。监督队的车每天来回奔跑,路遇山体塌方、滚石、泥石流已成家常便饭。有一次,他们正在赶往桃坪乡的路上,突然一块大石头从山上滚了下来,把路边的树都砸断了。他们把车退到安全地方,司机王桂保赶忙下车与其他人一起把树搬开,绕过落石继续前进。为了安全,每次外出,坐在车头的同志担负嘹望哨的任务,歪着脖子,望着山上,一遇险情,司机一看、二停、三快、四冲过去。理县地理位置特殊,平均海拔高度1000多米,大部分乡村分部在高山上,海拔高度都两三千米以上。山高路陡,余震不断,随时可能遇到塌方和滚石的危险,大家*着一双脚,爬上一座又一座高山,走进一个又一个羌寨,累了坐地上休息一下,渴了喝口水,饿了啃口干粮,经常徒步5-6小时,检查安置点灾民的饮食卫生、查水源、指导村民保护水源和消毒饮用水,保障村民饮用水安全,宣传预防食物中毒和卫生防病知识。曾头村、夹山羌寨、东山老寨、色尔村、九子村、列立村,这些当地人都望而生畏的高山村寨,一一都留下了队员的足迹。
    江门卫生监督工作队驻扎在汶川县克枯乡。他们带去了一台现场快速检测车。
    当地乡政府临时集体食堂的餐饮、全乡的饮用水他们都要一一检测。
    绝大部分灾民集中安置点都在山上,灾民的饮用水主要是山泉水,江门卫生监督队队员每天都冒着余震塌方和泥石流的危险,翻山越岭深入村寨开展工作,有时甚至来回要走8个多小时的山路,对当地饮用水水源进行督查,对灾民的饮用水进行了抽检。
    在克枯期间,他们共抽检饮用水77份,其中合符饮用水标准的有23份,不合符饮用水标准的有54份;当地灾民的主要食品是蔬菜、大米及方便面,大米、方便面都属于赈灾物资,统一运输、统一发放,他们都进行了监督检查,共检查8批次,主要检查运送来的食品是否有过期变质或包装是否有破损等。蔬菜都是当地村民种植,对当地灾民的食用蔬菜主要进行农药残留的检测,共抽检25份,其中有1份检出农药超标,对存在卫生安全隐患的食品、饮用水及水源均向当地政府提出了监督意见。
    来自开平的邝伟根出发到四川前已有椎间盘突出、扁桃体的旧患,接到入川抗震救灾的通知时义无反顾,他来不及与年迈的父亲及曾患中风的母亲道别赶赴四川汶川。汶川气候干燥,工作时漂白粉、消毒水的刺鼻气味,杀虫水的异味、多日吃辣的刺激、帐篷内的蚊香都时刻刺激着他的咽喉,干燥难耐,他以顽强的毅力忍耐着。搬漂白粉时时,大家劝他不要去,可是他照去。用力过猛椎间盘突出旧患复发,终于撑不下去,躺下了,但仍坚持负责后勤工作,两天过去,腰患稍好转,又主动承担上山到灾民中去取水监测及监督日常卫生工作。蓝敏雄副总队长安排他检查落实卫生院在灾后工作,包括儿童计划免疫、肠道传染病,灾前灾后疾病发生情况变化(特别是传染病)进行流行病统计分析、撰写各种总结,他有了有后勤部长及统计专员的雅号。
 
不事张扬的“敢死队”
 
    雁门乡是佛山队的防区。
    雁门乡的大部分村寨都位于海拔2000多米的山腰或山顶上,佛山队的队员每天要背着沉重的检测仪器徒步爬山2-4小时才能到达。艰险的路途、余震不断的危险以及艰巨的工作任务都没有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在29天时间里,工作队员顶着烈日,迎着风雨,冒着生命危险,穿行在随时可能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的崇山峻岭间,足迹踏遍了雁门乡的所有村寨。他们认真地开展食品卫生、环境卫生、饮用水卫生监督和检测,对存在的隐患提出改进意见,还耐心地向群众宣传卫生防病知识,手把手教他们如何消毒饮用水,如何处置生活垃圾,有效防控了传染病疫情的发生和流行,保障了村民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
    专家不是坐在家里的学究。而是在前线拼杀的勇士。作为广东省唯一入选卫生部抗震救灾饮用水专家组的甘日华马不停蹄地赶往汶川县、理县、姜维城灾民安置点、棉池地区等地对饮用水进行调研和指导。
    汶川自来水厂,甘日华进行了深入的调研,自来水厂的上级主管部门闻讯而来,请他对汶川县正在筹建的灾民安置点饮用水供水方案提出意见。
    饮水事大。甘日华当即要求前往方案中新取水点了解水源的卫生状况。路上道路已被泥石流阻断,成为悬崖鸟道,汽车走到半路就不能继续前进了,甘日华弃车步行,他手脚并用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前行,经过近1个小时多艰苦跋涉,终于在山腰处的悬崖峭壁中看到了水源,正当他对水源进行仔细查看时, 50米外的地方突然发生了泥石流,滚滚大石轰鸣而下,扬起阵阵尘土,把大家吓出一身冷汗。惊吓过后,甘日华擦擦脸上的尘土,又继续紧张地开展工作,等他们从山上下来时,汗水已经将泥石流带来的尘土和成了泥巴,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水,成为名符其实的“泥人”,可是甘日华都没有来得及洗洗身上的泥,又向下一个目标出发了。
    海拔3200的周达村与外界相连仅有一道小石桥,不幸的是地震把石桥震垮了,为了向村里运送救援物资,救援队只能利用仅有的几根钢管,架起了简易的临时通道。江门队的队长雷树德带着队员从这里进村。两条细细的钢管,只能双手紧握着两边的钢管,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地往前*,不敢往下看,只听到脚底下哗哗的流水声,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急流涌滩中,让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关键的时刻雷树德没有胆怯,走在最前面,为的是给队员们示范和鼓励,万一真的发生危险,也是由他来先承受。在危难面前,他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深深感染着每一个队员,就连有恐高症的卓权锋队员也毫不犹豫地勇往直前……
    危难面前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意志。有一次,雷树德和队遇正在山区工作,余震来了,响声很大,地面摇晃得很厉害,周围的帐篷都在摇晃,雷树德几乎都站不稳。而他担心的却是另外两名队员。身处危难,他牵挂的、担忧的始终是别人。
    曾头村属理县桃坪乡,距汶川仅15公里,海拔2800米,*1条14公里的山间小道与外界相通,但已在地震中完全损毁。余震不断,山体滑坡,碎石、沙土落下,通行异常艰难。此前仅有人民解放军的救援小分队背负物资到达此村。上到曾头村,要经过35个以上的盘山弯道,20多个还未清理完毕的泥石流区,从每一个弯道往下望,尽是2000多米深,几乎九十度垂直的悬崖峭壁。中山卫生监督李旭才带领7名卫生监督员成为第一支进驻该村的卫生防疫工作队。
    背着十多斤的物资及工作器材,监督队员们沿着险峻的山道徒步登上了山顶。见到队员们到来,村民马上围拢过来,把监督员的手紧紧握住。李旭才得知村里有很多人生病,立即组织人员给生病的灾民发药。在这里,灾民多数患的都是感冒、肠胃炎。李旭才带领同事们把所带的感冒通、感冒冲剂分发给灾民,教他们食品卫生与传染病预防知识。灾后天气变化大,虫媒活动频繁,村民大部分疾病是感冒和虫咬伤。在接诊一位感冒了几天的老太太时,队员摸了她额头发现有点发热,就给了她两盒抗菌素和板蓝根。老太太不识字,队员又把药盒拆开,详细告诉她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在上山到下山的整个过程中,他们曾四次被曾头村的村民拦断去路,村民们流着泪,紧紧握着他们的手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好人一生平安。”
    在理县,当地人有个习惯,下午不出车,因为余震、狂风、骤雨多发生在下午。恶劣天气,加上地势险要、山路崎岖,这些都是出车的大忌。有个下午,通化乡有个临产的孕妇,要紧急送往理县县城接生,刚好遇到韶关工作队。考虑到情况紧急,郭伟强队长决定安排车辆立即护送孕妇到30公里外的理县县城。一路上泥尘滚滚,视线奇差,公路边上的峭壁时不时有泥土、石子滚下来,汽车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把孕妇送进了县城医院,队员们又急匆匆地往回赶。后来,孕妇在县城顺利产下一女婴,母女平安,孕妇家属感激万分。又是一个下午,天津救灾工作人员开车由通化乡赶往汶川龙溪乡的路上,由于车辆出了毛病,受阻在通化乡,焦急得束手无策。得知情况后,韶关工作队安排队员吴聪、刘卫东开车护送天津队员。一路上汽车爬行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十几公里的路程,走了大半天,终于把10多名天津队员安全送到目的地。事后天津队员竖起了大拇指,为有这么杰出的同行感到自豪。
    这是一支在危险中穿行的不事张扬的敢死队。
 
斩断疫病的黑手
   
    广州赴川卫生监督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他们每到一个村落,队员就向村民宣传食品卫生和生活饮用水卫生知识,派发消毒剂并教授使用方法,确保饮用水经消毒后方可使用;要求村民定期对安置点的环境进行消毒,确保环境卫生;加强赈灾食品的管理,赈灾食品要离墙离地存放;居民或村民在安置点内不要集体就餐,食品要煮熟煮透。监督员在对七盘沟第五组灾民安置点进行调查时,发现该安置点设置在“汶州生活垃圾填埋处理场”的缓冲区内,与处理场的污水处理池相隔仅30米,监督员立即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建议将安置点撤离,安排灾民另择地安置,并加强对生活垃圾填埋处理场和污水处理池的消毒处理,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并予以迅速解决,及时消除了一个卫生隐患。
    2008年6月10日,驻在理县的监督队员听说桃坪村玉凤岩取水点水样不合格,他们立即驱车一个多小时,穿过六个还在活动的泥石流区,奔赴取水点进行勘察。他们针对该取水点存在的问题,组织村里的共青团员、年轻村民一起对取水点进行整改。
    监督员们早已针对当地情况研究出一套科学的打井方法。首先,在泉眼底层及水源周围60厘米范围随即铺上三层现制“过滤网层”。最底层铺小沙粒,中间层铺小鹅卵石,最上层铺扁平石片。这样希望能最大效果地过滤勺水时荡起的淤泥或杂质、外周可能渗透进来的地表水。其次,在取水点外围用石头垒成防护屏障。并对取水点、围石、周围环境等进行系统消毒。最后,单独避开取水点约3米的地方设置一个洗菜或洗衣供水点,与饮用水点分隔开,防止与洗衣泡沫交*污染。
    监督队员们在现场对村民进行饮用水卫生安全与水源保护常识的健康教育。并动员村民在周围环境大搞爱国卫生运动,要求村委在取水点前树立水源保护公告牌为了更好地保护水源,还在水源较远的周边,绕开水源开出了另一条下河边洗涤的小路。村民们不须再经泉眼水面就有一条更平坦的小路到河边。乡亲们和队员一起,给这处取水点命名为“共青团之井”。
    卫生监督队经历了抢险救灾的苦难,也见证了灾区恢复生机的历程。灾区不少乡镇的市场、商店、餐馆已经开始营业,当地群众的生活逐渐恢复正常。但是卫生监督员们却越来越紧张了。广东省卫生监督所副所长谭德平对此思考得特别多。应急阶段灾民饮食主要来自救援食品、瓶装水等,现在商店、餐馆刚刚开业,销售的食品饮料会不会过期?加工的食品会不会受污染?餐馆的卫生条件能不能达标?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引起群体的食品安全事件。但是,现实又不能不让餐馆开业。要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制定卫生监督的新办法,尽可能在设施简陋的条件下,通过监督指导,确保食品卫生安全。这需要监督人员进一步加大工作量,因此监督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第二批赴川的卫生监督队一到就赴上了大转移。他们顾不上休整,与第一批的卫生监督工作队办理完交接手续后,就带着一身疲倦立刻投入到抗震救灾卫生监督工作中去。
    三天内五万灾民紧急避险大转移!紧急避险大转移时间紧、人数多、环境恶劣!根据指挥部安排,威州镇、雁门乡两地临时避险安置区,约3万5千人的食品卫生、饮用水卫生、环境卫生、传染病防治、卫生监督培训和卫生知识宣传工作的重担落到了这批队员们的肩上。一到灾区,队员们就感觉到了卫生监督工作的严峻性。
    当地余震不断,路途艰险;供水供电中断,物资短缺;到处一片废墟,满目疮痍。面对如此艰难的卫生监督工作局面,队长张明辉对队员们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党和人民培养了我们,让我们学有所长,居有所安。目前灾区人民需要我们,正是我们报答祖国,报答人民的时候。”领队的豪言壮语,感染了湛江援川工作队的每一个同志,大家都誓言尽全力保障灾区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不辱使命,保证完成任务!
    所谓安置点就是在山沟或果林里临时搭建几十或几百顶帐篷,把大量的灾民迁移到里面临时避险。安置点初建都是没水、没电、没厕所、环境肮脏、人员复杂。在混乱而恶劣的环境面前,队员们凭借多年积累的经验,短短几天时间内,就把所负责安置区内的卫生监督工作开展得整整有条,并且重点突出,初见成效。
    在迅速摸清了负责区内所有安置点的基本情况后,陈家锦、陈智敏连夜绘制出《安置区基本情况一览表》与《安置区基本情况平面图》,工作队制作并使用《汶川县抗震救灾临时安置点卫生检查记录表》、《汶川县抗震救灾临时安置点卫生安全风险评估量化表》,对分管的各安置点进行风险评估,然后根据评估结果科学安排人手和监督频次,优化人力资源。汶川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卫生局和卫生监督所的领导,对湛江卫生监督队的工作成效给予了“思路清晰,方法得当,措施得力”的高度评价!
    广东卫生监督队汶川、理县两个大队,在当地紧密配合下,持续广泛开展食品卫生、饮用水卫生、环境卫生监督和放射源监测以及卫生知识宣教工作,目前足迹遍及汶川、理县12个乡镇149个行政村,实现驻点镇村卫生监督100%覆盖。他们是确保灾区群众健康和灾后无大疫目标的坚强后盾。
    走进这个群体中,我们感受最深的是他们的崇高与伟大。面对余震的袭击,他们临危不惧;面对死神,他们没有一个退却;面对艰辛和困难,他没有一个叫苦叫累。这不正是新时期我们卫生工作者身上所折射出来的牺牲、奉献精神吗?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